万博manbetx新版-摩根士丹利:“早周期”已经开启,重申超配A股的观点

2020年6月8日 作者 admin

万博manbetx新版-摩根士丹利:“早周期”已经开启,重申超配A股的观点

截至周五收盘,标普500指数收于3112点,已经收复近80%的跌幅。当新冠疫情全球传播、全球股市暴跌之初,几乎所有人都感叹“这次真的不一样”,2008年的金融危机是华尔街崩溃,而此次危机则是“主街”(实体经济)被迫停滞,看似全能的央行可能也显得力不从心。

然而事实证明并非如此。随着标普500重新突破3000点,早在3月股市跌进2200点时就呼吁买入的摩根士丹利最近表示——市场用行动证明了,这次并没有不一样,而且此次QE(货币宽松)推动的货币供应量攀升幅度已超过了2008年。尽管全球经济仍陷于衰退,但该机构表示,股市已从“衰退周期”过渡进入了“早周期”(early cycle),因此投资者需要关注该阶段跑赢的个股和行业。

就中国而言,摩根士丹利认为,国内需求持续复苏,多数行业需求将在三季度回归到疫情前的水平,该机构重申超配A股的观点,并相对ADR(在美上市中概股)更看好中国在岸股市。

此轮流动性传导更胜2008年

2008年11月25日,QE1(第一轮量化宽松)横空出世,但美股小幅反弹后再度二次探底。这就如此轮危机一样,美联储在今年3月降息至0、推出无限QE后,市场仍跌跌不休,标普500指数一度从近3400点跌到2200点附近。然而,在3月22日美联储宣布购买企业债后,市场正式反弹。此后,美联储还宣布将购买“垃圾债”,并与多家央行进行货币互换以提供美元流动性,自此美股正式反弹。

每轮危机开始之初,人们都会说“这次不一样”,但摩根士丹利美股首席策略师威尔逊(Michael Wilson)对记者表示,疫情下的市场情况与2009年春季时的全球金融危的情况非常相似。

今年3月以来,美联储QE和政府财政刺激的完美配合带动货币供应量激增,这种增幅前所未见——存款和货币市场余额大幅上升。而流动性放量向来都是股市攀升的前提。目前美联储的资产负债表超7万亿美元,占GDP的30%以上,较危机前扩张近3万亿美元,每周都释放千亿流动性。

威尔逊称,与2008年的经验相反,此次美国国债的发行并没有削弱货币供应的增长,传导更为强劲。

具体来看,从新一轮QE开始一直到5月,M2货币供应量和货币基金规模的增幅是M2的22%,而当年美国第一轮QE时的增速峰值仅13%。威尔逊表示,当前M2和货币基金规模增长实际上超出了当前美联储扩表的规模,而2008年的增速则低于美联储扩表的速度。到2021年,货币供应的增加可能会推动通胀回升。

似乎QE带来的资金被放在了银行存款和货币基金中,到目前为止,信贷增长量略低于货场基金的资金流入量,这也因为资产卖家正在为现金寻找安全的归宿。但摩根士丹利预计,这些资金也会进入逐步转化为货币供应、进入实体经济。

相比2008年,此轮危机的货币供应量增长与美联储扩表进程更为匹配

细分来看,信贷增量中,几乎大部分都是来自于员工薪资保护计划(PPP)贷款以及循环信贷(Revolving Credit)额度的支取。此前在疫情影响下,企业债市场急冻,银行的企业客户纷纷支领循环信用额度,将其当作备用融资手段以确保手上有足够现金撑过金融市场动荡。 摩根士丹利认为,上述两大增量都是比较保守的货币创造形式,主要是为了弥补经济的下滑,但它们无疑也代表着流入实体经济的新增资金。

除了信贷,货币基金规模不断创下新高,零售货币基金的增幅可观(约1600亿美元),但流向机构货币基金的资金规模则是其6倍有余(约1万亿美元),即资金先进入了政府机构的货币基金,这些基金反过来再购买新发行的短期国债,这种货币增量是为了支持政府为财政赤字进行融资。换言之,虽然这些货币基金的资金还不是M2,但当政府继续开始支出时,其也就会变成M2。未来,最需要观察的是新的信贷创造。

早周期开启

“欢迎来到早周期,”摩根士丹利表示,“就像黑夜过后是白昼,衰退过后是复苏,我们仍然相信这次不会有什么不同。史上最严重的衰退,加上前所未有的货币和财政支持,应有助于确保经济复苏呈型。”

尽管当前经济仍处于衰退之中,但市场反弹已支持了一种未来V型复苏的预期,毕竟股市是极具前瞻性的,“因此对于投资组合来说,更重要的是关注早周期中会领先的个股和行业。”威尔逊称。

之所以说当前已经进入早周期,是因为三大早周期组合指标已经有所反应,例如早/晚周期,小/大盘,周期/防御板块,这些组合在标普500指数触底时几乎同步触底,当时首次申领失业金人数也已经触顶。

一般而言,在衰退周期,只有债券是牛市,在股票方面,必需消费品、医疗保健、公共事业、通信、材料、能源、IT等可能跑赢;但到了早周期,经济正在触底的前夜,只有商品是熊市,而股票方面,可选消费、金融等一般都会跑赢。

在这轮特殊的衰退下,美股似乎也忽略了盈利下滑的事实。摩根士丹利提及,相比盈利,美股和股息的变化更息息相关,这可能也是近期盈利下滑时股价仍获支撑的原因。毕竟未来的股息是支持股价和估值的基础,因此相比起每股收益预期,标普500指数与2020年股息期货的跟踪紧密度更高,这并不足为奇,毕竟在衰退或外部冲击导致的短期收益下降事件中,股息往往比收益更具弹性。

摩根士丹利也判断,美国经济未来会V型复苏,到2021年第二季度,实际GDP增长率将达到12%,这一判断也是早周期开启的基础,而并不是短暂的“空头回补”。

不过威尔逊也表示,“大多数投资者仍对本轮反弹持怀疑态度,不愿在早周期采取更激进的投资策略。我们的机构经纪数据也显示,净风险敞口仍处于过去10年的最低四分之一,周期性风险敞口处于历史低位”。

就中国而言,其复苏进程则更快一些,5月PMI连续第三个月位于50以上,印证经济复苏动力增强,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和固定资产投资或显著反弹,同时比起海外的全面宽松,中国央行近期更为强调“定向”和“直达”。

摩根士丹利认为,当前经济已经完全回归正轨,基础设施支出和汽车销售带动国内复苏,线下购物和酒店等服务行业将在三季度逐步接近疫情前的需求水平。该机构此前也表示,维持对A股“超配”的观点,并相较于ADR更看好A股,因为A股的海外扰动更少、外资持股比例较低、汇率预期较为稳定等。

第一财经广告合作,